365体育app官网入口

揭秘奥运新军7人橄榄球队 凶悍女队员吓到男友

从20年前起,中国农大就是中国橄榄球的代名词。橄榄球进入奥运会后,让农大以及其他从事橄榄球运动的人看到了希望,至少队员们不用一毕业就面临转行、失业的境地。不过,他们没有就此一步登天,月补助依然只有600元,橄榄球人口也只有不到1000人,联赛、转会都无从谈起。连姑娘们找对象也心有余悸,生怕背上野蛮女友的烙印。

2009年10月9日,国际奥委会宣布7人制橄榄球成为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。中国橄榄球队由中国农大、沈阳体院等高校学生组成。目前,国家队并未集中,农大的队员周二至周五在校边学习边训练,周末到先农坛体校集训。由于项目的特殊性,这支奥运新军也充满了神秘色彩……

橄榄球在中国没什么名气,亲临现场看比赛的人就更少了。中国橄榄球队女队员杨虹的男友第一次看比赛,就被“野蛮”的场景吓到了。橄榄球入奥,学生军终于不用为毕业后找工作而发愁了。

身高1.7米的杨虹走在先农坛体校,并不起眼。回到农大,黝黑的皮肤和发达的肌肉立刻就出卖了她——这是橄榄球队的。“常年在户外训练,还经常去(昆明)海埂基地,那儿的紫外线太强,抹多少防晒霜都没用,看我们队里的人都挺黑的。腿上肌肉比练田径的还明显,好多人都不敢穿裙子。”杨虹说。

和那些露着小腿的比起来,杨虹算不上漂亮,但比她们回头率高。在农大校园,橄榄球队员,尤其是女队员都是明星。中国农大,是中国橄榄球的发源地。1990年12月15日,农大教授曹锡璜在外国朋友的帮助下,组建了国内第一支橄榄球队——原北京农业大学橄榄球队。

和那些明星球队比起来,“农大橄榄球队”这个“背景”不够硬,杨虹甚至一度不知道上完大学该何去何从。因为训练比赛,她比普通学生上课的时间少了很多,经常缓考10多科,而且也没有时间实习、找工作。橄榄球也不足以让她的将来衣食无忧,如果成绩不好,就算再热爱,也无法在毕业后继续留在队中。

目前的国家橄榄球队,大部分队员来自农业大学,还有一些是沈阳体院、体院、北师大等高校的。今年年初,农大队员基本全签到了北京队。周二至周五,他们白天上课,下午和晚上训练,周六、日到先农坛集训,周一休息。每逢集训或比赛,要跟学校请假,如果碰上考试,还要申请缓考,缓考未能达到学校要求,也不会被特殊照顾,依然得留级甚至退学。

和所有队友一样,杨虹直到上大学才接触橄榄球。“以前是练短跑的,家里本来说靠练体育加分,考上大学,然后正常学习、找工作。”杨虹是很多体育特长生的代表,“体育生都是一个专业,我们现在都在法律系。课程不像理科生那么难,但也必须正常上课、考试。家里人送我们来上大学,还是希望能正常学习,以后好找工作。”

农大橄榄球队每年都会招人,最近几年比较火,基本能有100多新生报名,但只录取15个,而最终成材的,每届不到3个。“当时觉得挺好玩的,比练田径有意思多了,通过一系列测试,就被录取了。”杨虹说这个测试可不是简单的跑跑跳跳,橄榄球运动员需要具备几点基本功——速度、力量、球感和头脑。

“看过我们比赛的人,私下里见到我们会很诧异,我们怎么这么斯文。但是认识我们又没看过比赛的,也会很奇怪,我们怎么突然那么野蛮。”平时,杨虹和其他姑娘一样喜欢逛街、看电影。

第一次被带去看比赛,杨虹的男友就被“吓到”了,“没想到你这么猛啊。”当然,杨虹们也免不了被人开玩笑,“还真有人敢当你男朋友啊”,也有人称她们为“野蛮女友”。

外界的误解,朋友的玩笑,杨虹一笑了之。让她真正受不了的,是长时间的集训。像杨虹这样的体育特长生,基本都没有在体校和专业队呆过。“加入橄榄球队之后经常在外面集训,尤其是大赛前,比如这次(广州)亚运会前在外面集训了好几个月,特别不适应。”集训期间,基本上一天三练,累得回到公寓就只想睡觉。

然而,这样的集训并没有给她们带来太多物质上的回报。“一个月600块钱补贴,如果不满一个月,按天计算。”广州亚运会,国家橄榄球女队拿到银牌,男队获第4。这样的成绩,还是不能吸引太多眼球。国内比赛,看台上照样空空如也。

中国男队号称亚洲第一边锋的李阳说,备战多哈亚运会时,他们到威尔士参赛。起初都不相信中国人会打橄榄球,随着他们一场一场胜利,满看台的威尔士人成了他们的粉丝。然而在中国,无论取得什么成绩,还是很少有人为橄榄球欢呼。他们只有在农大校园里,可以感受到被关注。其他地方,连个专业的橄榄球场都很罕见。

2009年10月9日,国际奥委会宣布7人制橄榄球与高尔夫一起,成为2016年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于是,1998年在国家体育总局挂牌但一直只靠农大、沈阳体院等学生军充门面的中国橄榄球部,终于有了地方队。杨虹他们也从业余转为专业,并且不用为在大学打完4年球后没有出路而担忧。

“我现在签给了北京队,今年6月份毕业后,就直接来这里了。”杨虹的语气中掺杂着窃喜和遗憾,“今年年初北京队才成立,之前我还一直挺茫然的,到底是继续打还是找工作。毕竟,靠橄榄球连温饱都解决不了。每年靠打球留校保送研究生的名额只有一两个,其余的到大三就得出去实习了,好多学长学姐就因为没出路放弃了橄榄球。我算比较幸运吧。”

国家体育总局小球中心橄榄球部部长刘荣耀介绍说,目前大概有15个省市成立了专业队,“橄榄球入奥后最大的区别,就是业余队变成专业队了。原来,国家队主要以个别大学的大学生为主。入奥后,总局将其列为全运项目,集体项目一块奥运奖牌算两块全运会奖牌,所以省市体育局都比较重视。很多地方都组建了专业队,省市体育局出钱,作为编制内的训练项目,生活、训练都有保障。”

2010年6月9日,中国橄榄球协会在京成立,小球中心主任张小宁任主席。这项运动在中国开展多年之后,终于有了自己的组织,这也可以视为入奥带来的好处。尽管在入奥之后有了一些改善,但国家橄榄球队仍然近乎“裸奔”,教练张志强介绍说,他们甚至连保护用的胶布都买不起。这支为奥运诞生的队伍,有了发展的机遇,但困难还是不少。

“慢点儿慢点儿……不要撞那么狠!小心受伤!”5月2日,先农坛体校,中国橄榄球鼻祖级教练郑红军站在男队员中间,每隔几十分钟,他会带领大家做肌肉放松、恢复、准备活动,然后重新训练。“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话,很容易出现肌肉疲劳,会增大受伤的几率。”

这些经验,是张志强他们用一身伤病换来的。“我们那个时候,地面都是水泥的。北京那时总有沙尘暴,训练前先捡半天石头,那也捡不干净,经常倒地时腿擦出血印。冬天最惨,地又硬,天又冷。”尽管现在橄榄球场地还是很少,队员们目前在先农坛体校的足球场训练,但这足以让张志强、袁锋、徐辉这些老队员羡慕。老一批队员训练时,一切都是空白,这些摸着石头过河的人,现在全都伤痕累累。

“伤?我给你数数。膝盖手术过、手指头断过、眼睛缝过针、牙齿掉过……”张志强指着身体各个部位,“看我中间这几颗是假牙。不过我不喜欢说这些,家长一听,这么危险,更不让孩子练橄榄球了。其实不是的,现在我们对体能训练、恢复都做得非常好,并且一上来就会教大家如何在对抗中自我保护。”为了更好地掌握体能训练方法,张志强曾在2007年和郑红军一起到美国学习。

伤病,并不是张志强的专利。2006年多哈亚运会,7名主力4人严重受伤:张志强双跟腱炎,走路都疼;徐辉脚骨质增生,要别着脚前进;一位队员在英国集训时交叉韧带、内侧韧带、半月板全部受伤,缠着胶布打的亚运会;还有一位肩部受伤,做完手术后恢复了3个月就到了多哈……就是这样,他们几个残兵伤将拿了1块铜牌。

一块并非重点项目的亚运会铜牌,别说奖金了,女朋友能保住就不错了。“每天兼顾训练、比赛、学习,平时要么不出学校大门,出了就是去火车站、机场,根本没时间陪女朋友,好多对都是这么分手的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员抱怨道。

“按照正常情况,每个队员在每次训练中,都要在有伤的地方缠上胶布,基本上每人每天100多块钱。这可不是普通胶布,一卷100多美元。如果按国外的正规缠法,每年光胶布的预算就得几十万。”橄榄球每三个月要换一批,由于经费有限,每年只能最多参加两项国际顶级赛事。“随着这个项目入奥,国内对橄榄球的关注会越来越多,到时候有了拨款和赞助商,情况会更好。”张志强开玩笑说,至少现在他们不用在火车上打地铺,外出比赛训练可以坐飞机了。

人性化管理和体教结合,是国家队总教练郑红军一直遵循了20多年的规则。“队员在训练中出现厌倦情绪很正常,你硬逼着他忍着疼再回去练也没什么意思。可能因为我是老师,队员都是学生,我比较理解他们的心思。有人说状态不好,累,不想练了,我就同意。家里有点什么事,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,都会准假的。他调整过来重新投入训练,效果会更好。让他不高兴地、心里装着事去练,一个是达不到太好的状态,另外也容易受伤。”郑红军的这些理念,张志强等人当教练后也一直沿用。

一次传接球练习中,王建华在最简单的二过一配合中失误,张志强象征性踢了他以示惩罚。之后的防守练习,王建华再次失误,张志强喊道:“你什么脑子啊?被驴踢过吧?”女队员赵新琪跑过来说:“张老师,刚才您不是踢他了吗?”场上一片哄笑,像这样的事张志强还会写到博客中。

广州亚运会之后,张志强退役当了教练。这并不比做队员时轻松,他不仅要当体能教练、制定技战术的教练,还要当营养师、心理辅导师……

队里曾在2000年聘过新西兰教练,张志强说,外教一堂课下来,还没郑红军的准备活动量大。“新西兰橄榄球非常流行,那里的运动员都是从小练习,基本功很成熟。而中国队员都是上大学了才开始接触,教练必须手把手地从零教起,这种活外教可干不了。新西兰运动员可能每天练1个小时就可以了,但中国队员无论身体条件还是对橄榄球的熟悉程度都相差太远。最终,釜山亚运会成绩并不理想。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两国的橄榄球文化相差太大。那位教练也明白,中国队员基本功差,他也抓,但作为国家队主教练,不会把基本功抓那么细,毕竟这不是他该干的事。”郑红军2003年重返国家队,随后国家队逐渐增加了专门负责练力量、速度的教练。

张志强希望有一天他们的教练组也可以像欧洲强队那样,“一个教练组13个人,体能教练就有好几个,可以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,制定不同的体能训练方案。”

如今,张志强依然保持着堪比健美运动员的身材,不过同样出身于“农大训练营”的袁锋还是会感叹,“要是按照现在这样的选拔条件,咱们都没戏。”郑红军谈到早先几批队员时说:“都是在其他项目上发展前途不太好的,那时我们只能粗粮细做。”现在,张志强可以去各队挑选最优秀的运动员,“综合来说,就是要有短跑选手的速度、大学生的脑子、举重运动员的力量、体操队员的灵活,这些条件都具备后,还要有很好的球感。”

广州亚运会前,官方数据显示,全国不到1000人从事橄榄球运动。省市建队后,吸纳了更多人。各队不仅要成立一线个省市队伍预计每队招收40-100人不等。此外加上有橄榄球传统的院校学生,目前人数已经翻倍。

在更大范围内挑选国家队队员,张志强表示竞争会更加激烈,要求也更严格。为了能更好地与国际接轨,橄榄球队也会尝试“请进来,走出去”的方式。据介绍,台湾曾把斐济运动员(斐济拿过世界冠军)请过来,为他们提供工作,让他们半工半练,橄榄球文化和水平因此大幅提高。聘请高水平教练和顾问、国际比赛场次逐年增加,也会随着2016年奥运会的临近提上日程。

张志强坦言,他们之前无论是为农大还是为国家队比赛,都是为荣誉而战,因为奖金不多,也没有补贴。不患寡而患不均,多年之后,橄榄球发展到一定程度,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多的利益。郑红军说那时他已经退休,但也不希望看到橄榄球队伍中为了利益而出现“黄赌毒”。如何让橄榄球步入职业道路,又能让这个项目一如既往地洁身自好,张志强他们任重道远。

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,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、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